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城市信用 > 营商环境
青岛:从企业搬家看营商环境
发布时间:2021/06/09   |   来源:中法网  |   专栏:营商环境


  4月15日,在江苏省邳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一个大型现代化园区里,江苏伊凡诺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举行了盛大的开业庆典。
  伊凡诺尔智能科技公司是一家从事自动化装备制造的高科技企业,计划三年内上市。为使企业尽快做大做强,江苏省方面给予了极大的政策和资金支持。
  在来自全国各地的宾客们祝贺企业盛大开业的同时,企业副总刘女士却心有余悸地告诉记者,他们的企业是“负气出走”落脚江苏的。
  和伊凡诺尔智能科技公司一样,在不久之前,在江苏省苏州市某工业园区,同样是“负气出走的”另一家江苏某科技公司也举行了企业园区的奠基仪式。这家高科技企业也正在筹划三年内上市。
  先后“出走”的两家公司原来总部都是在山东青岛,分别在青岛市的两个区。
  青岛是山东省改革开放的龙头城市,也是山东省现代思维最开放的城市,青岛市曾经培育了海尔、海信、青岛啤酒等一批世界知名品牌企业。
  一个能够培育产生世界知名企业的城市,为何在今天却留不住另两家发展前景广阔即将上市的现代化高科技企业呢?
  伊凡诺尔智能科技公司副总刘女士说,他们公司在青岛市的另一个区现在也还有业务,但大部分业务已经转移到了江苏邳州。之所以要搬走,缘由青岛市部分地区的营商环境,而青岛市又是山东省的缩影。
  “举个例子吧,我们公司原来在青岛市的李沧区九水路街道,原来是租赁的惠水路王家下河村的厂房,2019年1月,那个地方要拆迁,因为我们企业规模是那个园区最大的,街道主要领导就找到我们杨总,请求企业能够起到示范带头作用,第一个搬迁,而且许诺还有速迁奖励。为了配合街道工作,我们是第一个搬家的,但是没有离开青岛。结果九水路街道和王家下河社区找了很多理由,到现在都两年了,该给我们的搬家费、经营补偿和速迁奖励费用,一分也没给我们。”刘女士说。
  刘女士还表示,在青岛市,基层官员说一套做一套、表面客气的现象很普遍,他们公司已经对青岛市个别地方的营商环境凉透了心,所以才决定将企业逐步搬迁撤离的。搬家,这对企业来说是万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刘女士所说的问题,和已将企业大部分搬到了江苏苏州的青岛某科技公司基本相同。
  该公司董事长刘先生说,他们是高科技企业,规模不大,人员不多,但科技含量高,发展非常迅速,拥有多项全球唯一具有知识产权的科技成果,和公安部、海关总署都有密切合作。
  “我们企业原来的总部在青岛,不消耗能源,不污染环境,没有任何违规行为,每年给地方纳税几千万,但是青岛市没给我任何好处,反倒事儿挺多,搞得我无法静下心来搞科研。我们正在酝酿上市,我一看青岛的营商环境,算了吧,趁着我们还没上市,体量还小,赶紧搬走吧。”刘先生说。
  目前,刘先生已把企业的大部分业务迁往了苏州,在那里,江苏省给他了极大的政策优惠,除免去了3年税收外,在寸土寸金的苏州地区,免费给了该公司40亩土地,扶持了2000万元资金用于建设办公楼,并且免去了大批企业员工10年的社保经费。
  同样,将企业搬到了邳州市的杨先生获得了该市免费提供的6座5万平方米的大型现代化厂房,税收也给予了极大的优惠,杨先生还被该市市委书记亲自聘为了招商大使。
  刚刚搬走不久,江苏伊凡诺尔公司就收到了近2亿元的合同预付款,杨先生也为邳州市招来了一家初次投资30亿元的企业。
  两家已经基本搬走的企业老总告诉记者,在山东,政府部门注重的是管理;而在江苏,政府机关讲求更多的则是服务。
  在江苏,企业需要到政府机关办理的业务,几乎不用出门,政府部门就提前想到甚至已经服务上门了,而且政府还有专人包挂服务。
  一个管理,一个服务,理念完全不同,而这一理念,对企业的发展环境来说具有天壤之别。
  两家企业的搬走并不能完全否定山东省的营商环境,但是近年来山东省年轻人口的外流,GDP增速的放缓,和广东、江苏两省距离的拉大……已经引起了山东省和青岛市主要领导的重视,青岛市也派出了多批次政府官员前往广东挂职学习。挂职,仅仅是学到了形式,但深层次的文化思维,还需要不断更新。